姓名:徐佩紅(7)   班別:5A    老師:曹裕強老師           日期:18/1/2004

 

接到一個令人喜出望外的消息有感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希望有一天能夠自信地坐在綱琴前,與著名的女高音攜手演奏舒伯特的《在水上唱歌》…然而,真的可以嗎在完成八級鋼琴考試那天,我茫然地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考試的第六星期,成績單出乎意料地準時出發,我緊握着未開封的成績單,手指也發白了!甚至回到家,我仍然沒有勇氣接受現實…我躺在床上,又再次哭起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記得在考試的那一天,離開考室的那一刻、那一秒,眼淚便湧出來了,如洶湧的泉水,一發不可收拾。我實在後悔極了,後悔當天為什麼急着報考,後悔自己竟沒為這次考試作充足的準備……然而,一切已沒法重新開始,從剛才彈奏第一篇樂章的第一個小節,什麼速度、什麼穩定、什麼姿勢,一切一切都忘得一乾二淨,此時此刻我便明白,歷史會再次重演,我會再一次鋼琴試不合格,距離我的夢想又再次拉遠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母親一言不發地走進我的房間,拾起我的成績單,更把它開封了,她空然拖拉着我的身體說:「一百一十二分,你合格了!」我冷淡地回答:「你很無聊耶,合格是沒我的份兒。」她把信遞到我的眼前,指着總分,我沒有好氣地看了一回,沒錯,真是一一二!我把成績單搶過來,再三地仔細閱讀,我擁着母親大聲叫嚷:「媽媽,我合格了!你知道嗎我取得一百一十二分啊!我像傻瓜般瘋狂地大笑,但同時又感動得哭成一個淚人。我實在沒法相信當天欠水準的表現會受到讚賞,沒法相信當天差劣的表現會被考官接受……這天,我整整的鬧了一個晚上,更無法入眠,忽然回想從前的事來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十歲的時候,第一次聽舒伯特的《在水上唱歌》,便着迷了,心埵酗@鼓衝動:我想彈奏這篇樂章,後來便不顧一切去學習鋼琴了。還記得在七級考試的前夕,我把這個目標告訴了鋼琴老師,她答應了我只要考上便會教導我,可惜,兩次七級考試我都不能通過,老師說我手指不夠靈活,技巧不夠純熟,她勉勵我努力些,若我以這種程度彈琴此曲,也只會浪費時間,浪費精神。年後,我通過了八七級考試,我立即致電給她,比我還着急地說:「明天!明天便教導你舒伯特那首歌!」…很多很多的事情映入眼簾,不知不覺太陽已升起來,燦爛的晨光映照着我,新的一天來臨了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穿起校服跑往學校,把合格這個消息公告天下,同學們都說:「別那麼高興!一百五十分滿分,你只伯合格多一點,還那樣得過且過的人嘛!」口媮鷁M說得很瀟灑,但聽到他們這樣說,我便更清楚自己不能常在事件發生後才後悔,下一次演奏《在水上唱歌》,那飄如流水的琴音融和空氣之中,我提起雙手,在琴鍵上舞動。